硅酸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蔡昉建议开发更多金融产品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5:38 阅读: 来源:硅酸铝厂家

蔡昉建议开发更多金融产品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

他认为,当前主要是比重逐渐增加的财产性收入导致收入差距加大  在今年两会议题中,收入分配改革依然是焦点。“十二五”规划将“合理调整收入分配关系”作为独立章节,这还是首次;围绕深化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开展调研议政和民主监督活动,也是今年全国政协工作的重点。  目前的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收入差距加大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缩小收入差距的着力点何在?改革的阻力来自哪里?通过炒股缩小收入差距可不可行?  带着这一系列问题,本报记者在两会期间,两次采访了参与制定“十二五”规划纲要研究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  “可以肯定的是,当前我国的收入差距确实比较大。”蔡昉直言,按照有关统计口径,从整体的收入差距来看,这些年我国的基尼系数不断上升,从2002年以后就已经超过0.4的国际警戒线,有人认为现在已经接近0.5。不过他认为,用一个具体量化的数据来形容收入差距,也不见得非常准确。因为现在的收入调查,并没有包含农民工家庭,所以据此计算出来的基尼系数也就很难说有多准确。  至于为何收入水平连年增长,但是却感到收入差距逐渐拉大的原因,在蔡昉看来,实际上,从劳动收入来看,收入差距有所缓和,但是普通百姓还是看到收入差距有所扩大,这主要是由于财产性收入增加所导致的。而财产性收入往往由一些先决条件所决定,同时比重逐渐增加。  与此同时,劳动者就业机会尚未实现均等,因此也产生不合理的收入差距。此外,也存在一些企业依靠特殊的垄断地位获得过高收入的问题。这类企业经营效益有保证,盈利较多,职工收入较高。而大量的中小企业,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利润和资本回报率不高,在劳动力整体供过于求的背景下,选择尽量压低劳动力成本。这是导致行业收入差距拉大的不公正的因素。  研究表明,城乡收入差距在整体收入差距中的占比最大,对基尼系数的贡献达到40%至60%。蔡昉认为,这给了我们一个思路,即解决收入分配差距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是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关键就在于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推进城乡统筹。  那么,各界呼声很高的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对经济发展和减少收入差距有何影响呢?蔡昉对此认为,在解决户籍制度之后,人们会获得稳定的基本公共服务的供给,譬如可以更好地受教育等等,同时养老保险的缴纳积累效应也可以显现出来,这提供了未来的一个储蓄。  “户籍制度改革首先有利于延长第一次人口红利。”蔡昉认为,第一次人口红利主要由于劳动力供给充足,现在之所以出现用工荒主要是因为制度阻碍了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把制度障碍清除后,自然可以延长人口红利。  “在劳动收入差距缩小的时候,首先,我们还是要保障这部分收入,继续缩小差距,满足普通家庭缩小收入差距的需要;其次,就是改善在资产让渡中、在产权交易中、资源重新配置中的分配不均。”蔡昉认为,这是未来改变收入差距逐渐拉大的着力点。  虽然提议扩大居民的财产性收入,但是蔡昉并不认可“全民炒股”的做法,他认为,普通百姓不是很容易掌握股票的规律,不建议全民炒股。但是相关部门可以考虑开发一些需要较少知识较多信任的金融产品,让百姓通过这个渠道增加资产性收入。  他介绍说,以美国为例,很多人都有金融资产,但是并不是自己亲自操作,基本会委托给相关的金融机构,收益虽然可能不高,但同时风险也比较小,满足了一般老百姓在信息不充分的情况下进行投资的需求。  证券日报:决策层明确“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其中,初次分配也要求公平的表述是首次。那么,初次分配怎么更加重视公平?  蔡昉:劳动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份额决定了收入差距的大小,如果资源分配占比过高,会拉大收入差距。重视初次分配中的效率与公平的辩证统一的协调,大幅度地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才能彻底矫正当前分配严重失衡的格局。  证券日报:收入分配改革的阻力在哪里?改革的重点又该放在那里?  蔡昉:收入差距虽然有所扩大,但是在公共服务的供给上有所改善,只是来自资产、财产方面的收入造成了收入差距的扩大,应该把重点转向解决这些资产、财产方面分配的不公平。  证券日报: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前正在进行的房地产调控,是否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抑制资产性收入不平等的作用?  蔡昉:你说的对,的确也有一定程度。  迟福林:改革存在体制矛盾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每年两会期间都呼吁推进收入分配改革,他今年建议,尽快形成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提出改革的短期和中长期目标,具体确定改革重点任务和改革路径。方案要具体化,包括建立工资谈判和协商机制,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实行财政公开等。  迟福林在今年递交的《关于尽快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的提案》中写道,收入分配领域的问题,涉及多方面深层次和结构性的体制矛盾,并不是一个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所能够解决的。考虑到收入分配改革涉及财政税收国有垄断行业公共服务领域等多个部门,建议由国务院领导牵头,组成收入分配改革领导小组。  卫留成:建立工资正常增长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卫留成在参加海南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对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格外关注,建议尽快建立工资正常增长机制,提高百姓收入。  卫留成说,建立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已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多年,期待今年能落到实处,制定出台收入分配制度的方案,真正建立工资正常增长机制,满足老百姓期待、提高百姓收入,拉动消费内需,推动经济发展。  郑功成:厘清改革方向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盟中央经济委员会主任郑功成说,要缩小收入差距分好社会财富这块“大蛋糕”,逐步形成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橄榄形”分配格局。收入分配改革的内涵相当之广,涵盖的内容很多,有行业之间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厘清方向至为关键。  “提高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平,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当前我国合理调节收入分配努力的方向。”这是促进社会公平扩大内需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  郑功成认为,中国宜采取中医式“抽丝去病”与西医式“外科手术”相结合的一揽子措施,切实扭转利益严重失衡的分配格局,将财富“蛋糕”分配好。“提低扩中”缩小收入差距,不能贪功冒进。  张立勇:公共服务均等化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建议,要合理调整财政收入划分格局,逐步实现全国范围内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进一步健全社会保障体系;改革要素市场分配制度,除必要的领域外,尽可能引入竞争机制;完善公共资源分配制度,确保教育医疗交通环境能源等公共资源更多地向农村向低收入群体倾斜。  李剑阁:小政府大社会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剑阁在提交的名为《减税是体制改革结构转型和廉政建设的当务之急》的提案中指出,这几年社会福利开支提高很快。这对于补偿历史欠账缩小收入差距改善民生是必要的。但经济学和经济实践告诉我们,通过财政实现二次分配尽管有利于平抑收入差距,但行政管理成本往往十分高昂,资金常常在各个环节流失,而并不能公平合理地分配到个人。政府过多地主导社会财富分配,也必然会引起各种寻租行为,腐蚀政府的肌体。同时,一味强化政府的再分配功能,必然会弱化市场的分配功能,降低社会活力。  “这就是欧洲陷入债务危机的国家现在正发生的一切。我们不能重蹈覆辙。”李剑阁表示,在相关改革推进进程中,“坚持‘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

A level课程

ap数学

alevel补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