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儿本色与硬汉柔情可爱的你陈木胜的电影世界-【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8 11:25:29 阅读: 来源:硅酸铝厂家

《可爱的你》监制陈木胜

作为九十年代时崛起的新生代导演,陈木胜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不断的坚持、努力,既执导了《天若有情》、《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宝贝计划》等一系列让影迷称道的佳作,也敢于尝试较新的类型片或较冷的题材故事,而且,就如当年他被施南生、杜琪峰等提携一样,他担任监制提拔一些较为年轻的电影人,如《贱精先生》让原本是他的助理导演的关信辉一举成名,两人合作的另一部新作《可爱的你》正在热映中……

香港电影在过去的数十年里经过了崛起、黄金时代,以及巅峰后的落坡,去年年底由陈木胜与刘青云、古天乐、张家辉合作的《扫毒》便让不少的影迷仿佛回到了九十年代的港片岁月:一边是久久萦绕心里难以释怀的男性情义,一边是畅快淋漓的快意恩仇,同时又夹杂着对于家庭的责任及儿女情长,而这何尝不也是陈木胜作品的一贯特色呢——武戏文唱,既有香港动作片的火爆、快意恩仇,又夹杂着剧情片的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也使得陈木胜作品折射出截然不同于吴宇森或杜琪峰的风格。

成名:伯乐提携

多年前,香港文化人陈冠中就在他的代表作《我这一代香港人》中结合自身的成长经验,思考了他们一代香港人的得与失,我这一代是名副其实的香港人,成功所在,也是我们现在的问题所在。香港的好与坏我们都要付上绝大责任。1980年代我们的一些作为,决定了近日香港的局面,因为繁荣压倒一切、前面没人等而为婴儿潮一代的香港人创造了很好的机会,即使是缺乏高学历、缺乏经验的年轻人。

陈木胜是这时期新导演的一个代表。虽然他自己并没有上过大学,更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及香港电影的制作环境给予了他很大的机会。在八十年代中时,刚中学毕业不久的陈木胜,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了丽的电视台招聘制作人的广告,便写信去试一试,然后在面试时遇见了施南生,她就聘请了陈木胜,也成为陈木胜的职业生涯的一次重要转折,即使是多年后回首往事,陈木胜依然感叹,在我三十年的影视事业里面,电视台的时期丰富了我最多,令我成长最快,我把它视为自己一个大学的阶段,十几年的电视生涯,是读大学都学不到的一个宝贵经验。而在陈木胜的最新作品《扫毒》中,贯穿在影片始终的主题曲《誓要入刀山》,本身则是无线电视剧《陆小凤之武当之战》的主题曲,可以看出当年的电视台生涯及电视剧对于他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而陈木胜的导演生涯的第一部作品,则是王天林监制、杜琪峰联合导演的电视剧《雪山飞狐》(吕良伟扮演胡一刀,谢贤是苗人凤,而曾江则演绎田归农),王天林主要负责整部剧的统筹、安排、监制,并执导了前几集,后面便放手由杜琪峰联合编剧陈木胜创作。而数年后王天林从无线电视台退休之际,王晶找杜琪峰拍一部电影献给父亲退休,而杜琪峰则找了陈木胜来拍,他曾经跟我当副导演,可以说跟天林叔也有些渊源。那时候陈木胜也是初出来做导演,我拍胸膛担保的事情,当然由我负责到底,后来戏拍出来也有点改动,但这部戏主要是由我和陈木胜两人拍出来的。

另外,黄百鸣也是陈木胜的伯乐之一。陈木胜形容自己是杂家小子,因为不是科班出身也缺乏经验,他就每天从不同的工作、不同的人身上学习借鉴,而在陈木胜还没有进入电影圈之前,黄百鸣就找来陈木胜担任《呷醋大丈夫》的联合导演及《杀之恋》的执行导演,尤其是后者,导演梁普智是一名从外国回来而中文较为一般的电影人,陈木胜在担任执行导演的过程中不断的向他学习,比如他觉得梁普智跟演员之间的沟通就像是父亲跟儿女聊天般引导演员入戏,为他后来自己独立当导演时积累了不少经验。

风格:动作生猛

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他最擅长的一面,只是有些人未能挖掘/被挖掘出这一面,而对于影视剧导演来说,他们也有自己所擅长的类型元素、故事题材等,比如约翰福特之于西部动作片、吴宇森之于枪战动作片,可惜对于不少的电影人来说,他们忙于创作不同的类型片,但又未能找到自己默契度最高、最为擅长的。

陈木胜是在创作《冲锋队之怒火街头》时挖掘出了自己最为擅长的类型片——动作片。目前已经成为了香港炙手可热的爱情片导演叶念琛,在当年曾经赞许《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在多方面也作出了新尝试。首先,是强调了冲锋队这只警队的身份,对观众而言无疑别具新鲜感,亦可以将冲锋队的职能交代的非常仔细,一幕工作分配会议便充满丰富的实感。其次,在人物设计上,冲锋车内五名队员的不同性格也是警察电影中男的的丰富笔触,而影片的成功也让陈木胜找到了自己的长处:导演应该有自己的风格和招牌,我不想拍太多类型,也不想尝试用太多不同的方法来拍电影,只是希望单单走动作片的路线。随后,《我是谁》、《特警新人类》再到新世纪的《三岔口》、《宝贝计划》、《男儿本色》、《扫毒》等,一再的将港式动作片的元素融入不同的题材故事里,发扬光大。

较之吴宇森、杜琪峰等香港导演的动作风格,陈木胜最爱的便是将动作场面(尤其是高潮戏)安排在充满着钢筋混凝土的建筑中,把空旷、冰冷甚至是略带昏暗(灯光美术的作用)的建筑意象里构思、安排火爆惊险的高难度动作,包括在香港会展中心。《冲锋队之怒火街头》的高潮戏是在飞机场及飞机上,现代化钢筋水泥铸就的飞机场,充满着冰冷冷的气息(也与警察朱华标对待他们这帮冲锋队的态度相映衬),主人公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一系列的惊险动作戏;而《男儿本色》开场不久时是谢霆锋扮演的警察在现代化的都市高楼大厦间追逐疑犯;《保持通话》的高潮是在香港新机场;而《扫毒》里,高潮戏也被安排在现代化建筑的酒店大堂。

撞击玻璃则是陈木胜动作片的另一大特色。本身玻璃的易碎和垂直坠落特性,可以对动作的火爆效果进行更突出地展现,而玻璃的透明和层次感,也为动作场面的视觉展示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参考杜琪峰的《暗花》等),陈木胜常在影片里设置对峙的两个人物分别处于一面玻璃的两边,或者是主人公抱着对手撞击玻璃,如《保持通话》的在大S家里张家辉面对女杀手的一幕,张家辉便是借助于撞击玻璃的方式取得了胜利。另外,在充满着玻璃的建筑物里展示爆炸场面,也是陈木胜的标志性动作风格,如《男儿本色》的高潮戏。

当然,陈木胜也会在动作戏里穿插一些风趣幽默的细节来使得影片张弛有度,无形中也会使得人物更为丰满立体化,当年《冲锋队之怒火街头》的成功便离不开成功的人物塑造、性格描写,从而反衬出动作戏时人物的火力、生猛,而《扫毒》里穿插的童年玩伴的幽默,也为誓要入刀山的火爆场面增加了几许的悲情。

文戏:硬汉柔情

如何把文戏与动作戏比较完美的结合一起,是不少动作片导演常常会面临的一个困境,在很多的动作片里,并非打的不多不够火爆,但却因为情感戏的缺失而缺乏了回味的余地,最典型的如迈克尔贝的《变形金刚2》、《变形金刚3》,还有好莱坞的超级科幻大片《复仇者联盟》等,影片里都充斥着超长的动作场面,但因为缺乏人物形象的立体感,让不少观众感到视觉疲惫,看完也可能会忘了具体讲了什么,只是记得打、打、打。而对于以《天若有情》成名的陈木胜来说,平衡动作戏与文戏方面还是处理的比较好的,尤其是能通过男性情义或者儿女情长来凸显出硬汉柔情。

陈木胜将《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双雄》视为创作生涯的两个重要转折点,因为《冲锋队怒火街头》之前我还没有想过去创作,这部影片对我来说具有蛮好的发展意义。那时候我开始想,自己应该做什么样的电影,不单单是为了娱乐,还要有人性、风格等角度出发,而创作上完全自有,是从电影《双雄》开始的,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在电影里追求什么,所以《双雄》是我导演创作生涯的一次很大的改变。较之吴宇森及不少当时香港人创作的动作片来说,《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开场不久就以极简的风格树立起冲锋队里每一个队员的立体化个性形象,包括李若彤扮演的女队员Apple(而男性动作导演如何处理一个女性形象,是很多港片的短板,包括此前吴宇森、成龙乃至杜琪峰的不少动作片里,女性形象常常沦为了花瓶或陪衬)。《双雄》虽然是被视为后无间道时代的警匪片,但在表现人性等方面也有自己的特色,包括处于不同处境、立场不同的相对立的人物方面,如《男儿本色》中,吴京扮演的角色因为从小没有东西吃、要吃饱肚子只有杀人,所以养成了他的心狠手辣的个性,而安志杰扮演的悍匪则因为心里存在着哥哥,所以在面对同样将哥哥(郭富城)视为偶像的房祖名时,产生了一种英雄相惜感,而受到了感化。

男性之间的兄弟情义,几乎是战后香港电影的一个母题,从五十年代谢贤电影的难兄难弟模式到六七十年代张彻武侠片里的兄弟情(以狄龙、姜大卫为代表),再到八十年代吴宇森作品(如《喋血双雄》),被一再的聚焦、放大,也成为港片的特色之一,陈木胜也不例外,在自主创作阶段同样着重于刻画这种兄弟间的柔情侠义,就以《扫毒》来说,其在海报上就已经打出了一世兄弟,今朝去,几时还的宣传语,而马昊天、张子伟及苏建秋的兄弟情义也贯穿在影片的始终,甚至胜过于与家人之间的关系,如苏建秋明知道前往澳门将是一条不归路,但依然舍弃了刚破镜重圆的老婆孩子,义无反顾的陪着兄弟前往澳门;另一幕是张子伟的母亲临死前,已经换上痴呆症的她将三个人的名字都搞错,但这幕也将三子同心的意味传达了出来。

可以说,陈木胜的作品里不仅仅是冷冰冰的钢筋水泥上的打斗,还有简约手法刻画的立体人性,及誓要入刀山的男性情义,使得作品能够做到文武兼备、让人荡气回肠。

转型:提携新人

身为香港婴儿潮一代的中坚力量,陈木胜见证了香港电影从八十年代以来的起起落落,也难免会有些担忧,如他在一次接受《南方人物周刊》的专访时就特别提及,我看见香港有一段时间是沉醉在梦中,很多人拍电影赚到钱,可是他们没有把赚到的钱投回给电影,赚到钱之后都去买地产、炒楼,这是我这十几年看见的最心痛的一点。我们原地踏步很多年了,我们现在拍电影的机器已经是好几十年前的机器了。现在人家能拍4D电影了,人家在跑,我们在慢慢走,现在才梦醒,于是,陈木胜一方面是改变自己,努力尝试不同的类型片(包括一些香港导演不太擅长的类型),如《全城戒备》,另一方面则是乌鸦反哺、辅助新人,如关信辉。

早在九十年代末时关信辉就担任了陈木胜的《我是谁》的助理导演,走上导演之路后先是以福音电影(《生命之城》、《生命因爱动听》)为主,而商业片《贱精先生》便是由他的恩师陈木胜担任监制,被香港电影评论学会会长朗天评价为导演关信辉努力把各项元素结合,砌建一个较完整的叙事结构,其中不乏借用监制陈木胜的UFO技法,而石琪也赞其是可取的喜剧,生动有趣,还能从贱格入手,逐步改变为高尚人格,是今年一部较佳的港产笑片。而这种提携新人的方式,也成为了香港电影人扶持新人的重要方式,延续了当年王天林扶持林德禄、杜琪峰,杜琪峰扶持陈木胜等的方式,也为常被诟病后继无人的香港影坛带来新生血液新元素,包括这几年的泰迪罗宾扶持郭子健、曾志伟扶持麦曦茵、黄精甫等。

而陈木胜的这一部作品,则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可爱的你》,陈木胜担任监制、关信辉执导,而主演是杨千嬅与古天乐这对十年前风靡一时的搭档,这是陈木胜提携新人、反哺香港影坛的一种方式,也让人期待陈木胜与关信辉这对工作伙伴将会带来如何的惊喜,就近期影片上映后观众反映的口碑,似乎也证实了《可爱的你》不负众望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上海女性有宫颈肥大需要治疗吗

重庆九龙坡牛皮癣比较好的专科医院

济南胎膜早破医院

银屑病初期症状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