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CasualConnect悲观与乐观并存的行业现状

发布时间:2020-02-11 04:30:01 阅读: 来源:硅酸铝厂家

本周的Casual Connect大会为我们展示了一扇游戏行业的窗口,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希望与厄运并存的局面。

这场在旧金山展开的会议的亮点在于记者Jon Gaudiosi和前EA首席执行官John Riccitiello之间的对话。Riccitiello发表了一些犀利的观点,指出手机游戏公司很难连续推出两款热作或者销量超过原作的续作。为此,他认为手机游戏公司应该建立品牌意识。

他指出,“《Clash of Clans》(Supercell作品)有可能陪伴我们25年吗?《疯狂橄榄球》已经问世25周年了。《Candy Crush Saga》明年夏天还会如此抢手吗,其公司经过IPO之后还能够每天进帐数百万美元?”

尽管他曾在EA这家大型公司任职,但他并不认为在由移动平台主宰的行业中,发行商的角色仍会保持不变。

他估计苹果和谷歌自2007年以来创造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系统价值已达3000亿美元。但应用内容生态圈的价值却仅为200亿至250亿美元。这是一个巨大的差距,相当于电影院所有人所创造的价值超过了电影制造商。Riccitiello认为内容为王,盈利服务公司等精明的中间商可助内容制造商创造1000-3000亿美元的价值。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论调,但从开发者和发行商面临的挑战来看,这是一种过份乐观的态度。

Kixeye首席执行官Will Harbin则针对免费游戏开发者为何不需要游戏发行商打开市场这一话题发表了有趣的观点。“除了你自己之外,不要寄希望于任何人。要把握自己的命运。”他称开发者必须制作出色的游戏,从玩家反馈中获取经验,失败后快速恢复并加快迭代;不要模仿他人,要有原创精神和雄心。DeNA West主管Clive Downie则提醒称,我们一天只有1440分钟,玩家在其公司游戏中平均每天投入55分钟。这占据了用户相当大的娱乐时间比例,游戏开发者应该时刻牢记这些时间有多宝贵。

乐观主义与悲观主义

当然,这次大会上也充斥着不少抵消这种乐观主义的悲观论调,例如用户获取成本上升等讨论组中的情况。当你的游戏置身于拥有80多万款产品的应用商店时,要让新用户发现你的游戏就是一桩大挑战。分裂性特点,以及昙花一现式的成功现象,开发者进入移动市场更是困难重重。开发者还需要计算出用户终身价值,如果免费游戏中的付费用户在整个游戏生命周期中支出为5美元,那么你就不应该花6美元获取这类用户。这是一个普遍常识。但你永远无法预知用户的终身价值究竟是多少。

King业务开发副总裁Jong Woo表示,你得把握时机,紧随行业趋势。Facebook最近宣布将帮助游戏公司解决成本上升问题,承认为游戏初创公司提供免费获取新用户的机会。

问题在于,用于揭露计算等式以及实际用户获取成本的工具都不太管用。Kabam移动营销和发行副总裁Chris Pitz表示,用户获取专家就是那些以当日交易者的思维,成天观察多个屏幕的人员。HasOffers首席执行官Peter Hamilton则在一次晚餐中告诉我,他的公司有一个为用户获取主管专用的仪表盘,以便其做出正确决策。但他的公司还只是一个初创企业,也还没有创造出1000亿至3000亿美元的内容价值。

Mayfield Fun总经理Tim Chang指出,在过去两年中行业已经发行变化,开发者必须寻找替代性的资金来源(游戏邦注:例如Kickstarter大众融资平台和天使投资人),而不是寻求风投的帮助。如果你拿了风投资金,就会面临投入必须产出回报的巨大压力。Initial Capital创始人Kristian Segerstrale称我们终会看到价值达数十亿美元的手机游戏问世(游戏邦注:例如GungHo Entertainment制作的《Puzzle & Dragons》,日常收益达490万美元)。他在去年曾指出,这种大型手机游戏收益很可能超过20亿美元,令《使命召唤》等主机游戏销售额黯然失色。

Signia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Dan Fiden表示,他为独立游戏无需多少营销成本就可进入市场的现象感到兴奋。但他也看到这一领域的成本在上升。开发者最大的机制在于制作成本为100万-1000万美元,并瞄准硬核平板电脑游戏玩家的用户。

Rumble Entertainment首席执行官Greg Richardson获得了亚洲游戏巨头Nexon投资。The Corum Group高级分析师Alina Soltys相信,我们终会看到更多交易类型,正如亚洲游戏公司可以斥资300亿美元现金进行投资一样。

Richardson称他认为一系列游戏的耐心迭代将为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带来主机质量的游戏体验。他的公司已经耗时两年制作两款这种大型游戏。但Riccitiello则指出仅提高图像质量,而没有针对移动设备优化玩法,只不过是在重复许多主机开发商的失败经历,他们曾将三倍成本投入与图像相关的技术,但却没有看到收益的三倍增长。

Gamevil USA总裁Kyu Lee指出仅有少量游戏的公司(例如Supercell、GungHo和King)目前正在打败EA、GREE等大型竞争对手,这就说明了集中资源的重要性。

Kakao游戏业务主管Eric Choi或许是这中间最乐观的一者,他称移动通信网络Kakao Talk在不到一年时间中用户增长至1亿。韩国Google Play前10名游戏均采用了Kakao服务。这听起来很棒,但也意味着这些开发商除了向谷歌或苹果出让30%的收益,还要向Kakao交出30%的分成。这么多市场力量在蚕食游戏收益,开发者实际却不能剩下多少收益。

新技术,新市场

新技术开始为游戏开发者创造更多机遇。Google Glass在本次会议上的现实增强游戏话题中被数次提及。

来自卡耐基梅隆大学的代表Jesse Schell表示,人体中有超过400万个可用于检测触摸的感应器,而我们正处于开始利用这些原理运行触屏技术的开端。他认为让3岁小孩在触屏上缩放自如是一件幸事,但真正的艺术家只用铅笔、笔刷或者三只手指也能创造出杰作。

市场调研公司App Annie报告称Google Play在今年第二季度下载量首次超过了苹果iTunes App Store,但iOS收益仍然比Google Play多2.3倍。

博彩游戏也是本次大会颇受关注的一个话题。Betable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Griffin指出,去年Casual Connect仅出现了两款博彩游戏,但今年这一数据达到23。RealNetworks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Rob Glaser表示,将热门的社交博彩游戏与真钱赌博机制相结合是行业的一大优势。毕竟博彩业产值达4000亿美元,在线博彩领域则是350亿美元,社交博彩游戏市场规模则不足20亿美元。在他看来,这一领域具有极大盈利潜力。

而Zynga新任首席执行官Don Mattrick,则果断以实际行动宣布这一领域不值得公司投入。他将把Zynga资源投入公司的核心社交扑克游戏,而不是寻求公司在美国真钱博彩领域的立足点,因此该公司宣布放弃在美国的真钱博彩执照申请时,Zygna股价严重受挫。但我认为投资者们误解了Zynga意图。Zynga在英国仍将通过与rty合作推出真钱博彩游戏。在其他领域,则将与Odobo等公司(游戏邦注:Odobo是一种贴牌服务,可将社交博彩游戏转化为真钱赌博游戏)合作。换句话说,Zynga虽然已经不再向真钱博彩领域投入大量资金,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将来都不会涉足这一领域。Odobo或Betable等中间商或许更容易帮助游戏公司打入这个市场。Bwin也同样是Zynga的理想合作伙伴。

在线博彩顾问Melissa Blau称实体赌场非常有兴趣同社交博彩游戏公司合作,但问题在于:如果监督部门担忧社交博彩游戏与真钱赌博一样会让用户上瘾时又该如何?

微软游戏工作室前主管Ed Fries则以维多利亚时期人们想象2000年世界景象的一张明信片为例进行总结,该明信片绘制了可将书籍切碎倒入学生大脑的碎纸机。Fries指游戏并不需要像其他科技发明一样“有用”,它们只需负责娱乐用户,让人们脱离现实的枯燥即可。

广州工商税务官网

深圳代理记账公司有哪些

筹划税务如何合理避税

中山注册公司企业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