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债危机远未结束成员国退出可能性不大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1:12 阅读: 来源:硅酸铝厂家

欧债危机远未结束 成员国退出可能性不大

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持续发酵,且大有从欧元区边缘成员国向核心国蔓延的趋势,不仅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掀起一波又一波狂浪,也危及欧洲乃至全球经济的复苏进程。然而,即便是欧洲领导人密集会晤以及有关救助措施鱼贯而出,欧债危机却丝毫没有平息的迹象。对此,本报记者与两位专家就相关欧债危机话题进行了独家对话。  主持人:您认为今年欧债危机的局势有何特点?其背后的原因何在?  陈新:欧债危机在今年表现出两个特点,其一,去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时,各界关注的焦点是缺乏一个救助机制。但是今年的焦点则在于救助机制没有发挥作用,它并没能“灭火”,从更大意义上来说只起到灾后重建的作用。其背后的原因主要还是在于欧洲政治架构、法律制度等防线的局限,欧洲应对的步伐表现迟钝。其二,今年8月之前,欧洲遏制危机蔓延的思路主要是讨论防火墙,也就是危机救助的问题。但8月份之后,欧债危机却迅速从欧元区边缘国家向欧元区核心国家、欧洲银行业蔓延。其主要原因在于美国两党就债务上限讨论一波三折,导致标普下调美国3A评级。这发出了“最发达国家国债也不一定是最安全投资渠道”的信号,从而给市场信心带来非常负面影响。在这种背景下,市场对欧洲的不信任感快速蔓延。  沈明高:在历经18个月之后,欧债危机局势持续恶化。背后原因有三个:第一,欧债危机“病根”未除。在欧元区成立之时,投资者对欧元区不同国家主权债务投资出现了定价错误,即将不同欧元区国家风险视为同质,没有要求合理的国别风险溢价。由此,加入欧元区的小国获得资金的成本较低,从而导致这些小国过度举债。目前的欧债危机就是对过去错误定价的一个更正,这个过程还在进行当中;第二,欧洲各国包括欧洲央行,都采取了各种措施救助高负债国家。目前的救助重点还是放在减轻债务负担避免违约,由于力度不够,很难让投资者对欧洲小国恢复信心;第三,与以往不同的是,当前的局势进一步证实,欧洲光有统一的货币市场而缺乏统一的财政和政治体制,容易出现成员国协商解决问题时步调不一致且费时的现象。从欧洲独特的政治体制来看,有些问题不到暴露到很严重的时候,是很难解决的。然而值得担心的是,如果问题久拖不决导致事态进一步恶化,一方面解决问题的成本将会提高,另一方面解决问题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也会受到挑战。  主持人:近来,包括美国、英国、巴西等多国领导人都对欧债危机前景表示密切关注,从一定意义上说,欧债问题已不再仅仅是欧洲人的麻烦。您认为欧债危机会给全球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  沈明高:欧债危机的确已不仅仅是欧洲国家的问题,同时也是国际金融危机的延续。一场史无前例的国际金融危机必然要求有大的经济体来承担金融危机带来的后果,即需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并同时推进根本性的经济结构调整。在这个过程中,经济很可能会遭遇较大幅度的衰退。实际上,欧洲、美国等国在某种程度上都在拒绝这种调整。我们目前的判断是,必须要有某个经济体承担国际金融危机的后果,否则国际金融危机就没有结束。作为国际金融危机的延续,欧债危机的全球影响表现在很多方面。如对发达国家金融市场有传染性,导致美国等国家CDS价格随之出现上扬,美国银行业也出现了与欧洲类似的信贷紧缩等。近来中国等新兴经济体资金外流,除了投资者撤出风险资产之外,也与欧洲银行面临的去杠杆化相关。另外,更为明显的是欧债危机将对全球贸易带来负面影响。  陈新:我个人觉得,欧债危机的主要问题不在欧洲债务上,主要是对欧元和欧元区是否能存在下去的担忧。前一段时间,德国都不能完全把国债卖出去,并不是因为德国经济不行、市场对其不看好,而是因为对欧元的极大不信任,这个问题的负面影响是很大的。欧盟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如果其实体经济出现收缩的话,会对全球经济出现传导作用。  主持人:12月的欧盟峰会曾被各界期望为“拯救欧元之关键战役”,您如何看待这次峰会对欧债的影响?在12月欧洲央行的收官之作中,不仅将利率降至2008年金融危机中的最低水平,还首次推出了3年期银行贷款措施。不过,市场似乎对欧洲央行期望更多。您认为未来欧洲央行将如何动作?明年决定欧债危机的关键因素有哪些?  沈明高:欧债危机很难说已接近尾声,因为不同国家国别风险差别很大,即便欧元区小国能够暂渡难关,未来其融资成本也很难回到危机前的低位。除非这些国家能够进行必要和及时调整,否则欧洲小国未来很难步入经济增长周期。欧债危机拖到现在,直接结果是欧洲经济衰退,随之而来的很可能是欧元贬值。未来欧洲央行将进一步升级救助措施,包括直接干预国债市场、发行欧元债、甚至量化宽松都有可能。德国目前反对欧洲央行干预,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迫使南欧国家加快改革,暗示其不要轻易指望得到欧洲央行的帮助。在危机不严重的时候,德国让步不大可能。但如果危机加重倒逼德国,相信欧洲央行的作用会进一步加大。为了避免全球再度出现金融危机和经济二次探底,国际社会的确有一定义务来帮助欧洲解决这个问题,但协调方面难度很大。  陈新:解决欧债危机应从两个层面来看,一是应急救助措施,也就是“防火墙”;二是中长期治理结构的调整。12月的欧盟峰会并没有出台进一步的救助措施,更多侧重于经济治理。从理论上说,作为欧元区第一大经济体,也是救助方案中最大的出资方,德国对于欧债局势的整体判断是,当前的危机仍处在可控范围内,所以欧盟峰会着眼点仍放在中长期治理上。明年决定欧债危机有几个关键时点。从目前看,市场对欧债的担忧仍将持续。但按照欧洲政治制度和法律架构,可能很难出现立竿见影的措施。明年年初将是一个“关口”。随着明年1月新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起航”,各界都将聚焦新的EFSF能否在遏制欧债危机蔓延方面发挥预期作用。如果新EFSF两个扩权能提振信心遏制危机蔓延,这将对EFSF未来两方面扩容带来积极作用。反之,这会对市场带来新一轮的打击。此外,2012年1月底举行的欧盟峰会也会引发市场的关注。总体来说,明年上半年欧债危机还将不会太平静。至于欧洲央行,从理论上说它是独立的央行,在直接救助政府、推行类似美国的量化宽松方面难度很大。不过,欧洲央行1%的利率相比美联储已维持很长一段时间零水平利率还有较大一段距离,欧洲央行在利率方面还存在一定可操作空间和可能。  主持人:随着欧债危机愈演愈烈,“弱国退出论”再度抬头。不少市场人士认为,希腊等国已无可救药,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在救助问题上反反复复,不如让希腊这类小国退出欧元区,彻底隔绝欧债危机向核心国家蔓延的风险。您认为欧元区小国未来退出的可能性有多大?  沈明高:目前看,解决欧债危机的途径很多,小国退出也在各界猜测的范围之内。但如果发生,这实际上就是欧元区的崩盘。新组成的欧元区和原来的欧元区,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欧元区崩盘短期内或可避免,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在上升。德法的立场对于欧债危机的解决至关重要。在成员国退出的问题上,德法恐难轻易接受。因此,明年欧债局势将与德法等国决心密切相关,如果欧债危机加深逼迫其痛下决心,明年也可能出现欧债危机解决的“拐点”;反之,应对力度依然不够的话,欧债危机恐将持续恶化。  陈新:我认为,成员国退出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欧元区和欧盟没有退出条款,也没有办法启动成员国退出程序。在12月峰会上,德法作出了一个非常巧妙的提议:签署一个新财政联盟协议,各成员国自愿参与。这个提议的本质是,在大家都不愿意往后退一步的情况下,德法提议向前走一步,谁不愿意走就原地踏步;虽然德法没有点明这个原地踏步等同于退出,但它实际的效果就是退出。然而,从最后的结果看,除了英国外,26个欧盟成员国政府都同意加入到德法提议的新财政联盟条约内。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并没有成员国愿意退出。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